密码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码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惊世骇俗的孽恋畸婚07孽恋畸婚-【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6 00:07:26 阅读: 来源:密码锁厂家

第七章孽恋畸婚

沉默了半天,还是李婷说话了:「唐健,你跟你爸先回去吧,我留下来陪妈

妈。大家都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唐铁山点点头,用眼色示意了一下唐健。唐健垂头丧气地站起来,跟着爸爸

走出了这座生活了半年的单元楼,回到了省城的别墅。

唐铁山提前打了电话,田嫂准备好了饭菜,父子俩却都没什么胃口。

简单吃了几口,父子俩回到楼上的房间,唐铁山问儿子:「小健,你怎么认

识你妈的,你俩怎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呢?」

唐健把过程跟父亲详细叙述了一遍,恍然道:「怪不得我一见她就觉得很亲

切,她也说好像在哪儿见过我,原来我们有血缘关系。还有婷婷,我第一眼看见

她就有一种想保护她的冲动,要不然我也不会见义勇为了。」

唐铁山也有同感:「说起来,爸爸对不起你。可婷婷对我一往情深,我对她

也很有感觉,所以才越了轨。现在她都怀上了我的孩子,这可怎么办?」

「唉,妈妈也怀上了我的孩子。」唐健觉得命运真是讽刺,父子俩的遭遇居

然惊人的类似,「而且,我们还领了结婚证。」

唐铁山苦笑:「我也向婷婷求婚了,她现在怀着我的孩子,就快生了。」

唐健感叹道:「如果咱们四个没有血缘关系,是多么好的两对啊!」

唐铁山摇头叹息。

唐健经常上情色网站,最爱看的就是乱伦小说,但母子能成为合法夫妻这种

匪夷所思的事却是连小说中都没有出现过的情节。忽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唐

健兴奋地对父亲说道:「除了咱们四个,谁也不知道咱们之间的关系,对不对?」

唐铁山点点头,没明白儿子的意思。

唐健继续说道:「既然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现在也骑虎难下,难以回头。那

咱们何不将错就错,继续走下去。」

唐铁山斥道:「胡闹,这怎么可以?」

唐健说道:「那你说怎么办?我反正没把李秀兰当成妈妈,我只知道我离不

开她,她就是我最理想的妻子。」

唐铁山也沉默了,他左思右想没有主意,只好说:「咱们再想想,看看有没

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边父子俩没有协商一致,那边母女俩也在作难。李秀兰问女儿:「你说你

出国学习,其实是跟他在一起,对不对?」

李婷歉然道:「那时候我知道自己怀孕了,跟他也没明确关系,没脸见你,

不是故意骗你的。」

看着李婷挺着的大肚子,李秀兰颇感为难,她征询女儿的想法:「婷婷,你

这孩子都快生了,你打算怎么办?」

李婷到底年轻,思想观念不像上辈那么保守,她略一沉吟,便打定了主意:

「妈,我要把孩子生下来,不管唐铁山今后怎么对我,我都爱他,这辈子也不会

爱上别人了,这个孩子我再苦再难也要把他养大。」

「作孽啊!」李秀兰的心情也无比痛苦,喃喃说道,「我也怀上了唐健的骨

肉,正在犹豫是不是打掉他。」

李婷心一动,小声问母亲:「妈,你爱小健吗?」

李秀兰想了想,说道:「原先我还不明白,我为什么对他会那么喜欢,什么

事情都顺着他,要不然也不会由着他的性子去领结婚证。原来我是他的妈妈,对

自己的儿子,哪个妈妈不是掏心掏肺的爱?!就算没有在一起生活过,这种血缘

关系带来的感情却是天生的,自然而然的。」

李婷也感同身受,对唐铁山的爱也是那么刻骨铭心,深入骨髓,这可能也是

血缘关系带来的自然本性。她继续问母亲:「那要是让你跟小健恢复母子关系,

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想到跟唐健在床上淫声浪语、丑态百出,李秀兰脸红如火,她羞臊地摇摇头。

「那你打算跟小健以后怎么相处?」

李秀兰痛苦地摇着头:「我不知道。婷婷,你说我该怎么办?」

「他毕竟是你世上最亲的人,总不能以后再也不见了吧?反正我离不开铁山,

我的孩子出世后也不能没有他,我不想让他当我的爸爸,我只想要他当我的丈夫,

当我孩子的爸爸。」

女儿这么坦诚,李秀兰也受到感染,她的眼睛里渐渐有了神采,想起跟唐健

在一起的日日夜夜,仍是心神荡漾,不由自主地说道:「我也离不开小健啊,以

后的日子如果没有他,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活了。」

「咱们四个是一家人,是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和爱人,总不能就此断了关

系,老死不相往来吧。要我说,还是把他们父子俩都叫过来,有什么话当面说,

有什么办法都讲出来,总有个解决之道的。」

李秀兰柔肠百结,拿不定主意。这样僵持着确实不是个办法,可要是见面,

她又觉得很尴尬。

女儿年纪轻轻的,却比自己有主见,既让她欣慰,也让她佩服。

左思右想,李秀兰终于点头同意。

李婷拨打唐铁山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听筒里就传来唐铁山关切的声音:

「婷婷,你没事吧?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李婷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心里暖融融的。她知道唐铁山惦念着她,她又

何尝不是时时刻刻在思念他!稳定一下情绪,李婷轻声说道:「我没事,你们爷

儿俩怎么样,想好怎么办了吗?」

「呃……还没想好。小健倒是有一个想法,可我觉得不太妥当。」

「那你俩过来吧,咱们四个人一起想办法。」李婷的口气半是商量,半是命

令。

唐铁山答应得很痛快:「好,我和小健马上过去。」

再次见面,四个人心里都颇多感慨。才两天没见,却如隔三秋,心底的思念

是如此煎熬。李婷上前拉住唐铁山的手,轻轻依偎到他的怀里,深情地注视着他,

俏脸上热泪流淌。唐铁山看到怀里的少女如梨花带雨,娇怯可怜,心里也情潮翻

滚,轻轻揽住了她。

李秀兰靠在主卧的门框上,一副惶恐无助的样子,让唐健心如刀绞,他走过

去将她搂进怀里。李秀兰的身子下意识地扭动了一下,没挣脱便乖顺地任他搂紧。

四个人默默无语,气氛凝滞。

李婷率先打破沉默,沉声说道:「有什么话,到房间里说吧。」说完,拉着

唐铁山的手进了次卧。唐健也搂着李秀兰走到主卧的床边坐下,轻轻地握着她纤

柔的小手。

李秀兰任唐健搂着,低着头一声不吭,脸上却是一片潮红,连耳根都红了。

面对怀里的女人,唐健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不知该如何开口,甚至连怎么称

呼都成了问题。两个人就这么轻轻地相依相偎,静静地坐着。

过了一会儿,李秀兰终于抬起头凝视着唐健,目光中既有彷徨、不安和矛盾,

也有男女间的痴情和慈母对儿子的溺爱。

唐健跟她对视着,不由得心疼地把她搂紧,轻声呼唤:「秀兰……」

李秀兰身子一颤,又垂下了头,良久,声如蚊呐地「嗯」了一声。

这一声答应虽然声音小得几不可闻,却让唐健欣喜若狂,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他鼓起勇气,轻声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矛盾,不知道我们今后的关系该如

何相处。那我就先说说我的想法,你听听有没有道理,是不是行得通。」

李秀兰抬头赞许地看了他一眼,凝神静听。

「我们从相识走到现在,一直是男女之情。前不久,我们还领了结婚证,用

法律的形式将我们的爱情修成正果。现在,你肚子里还有了我的孩子,这是我们

爱的结晶。如果没有横生枝节,我们本可以恩爱幸福地共度此生。你说对吗?」

李秀兰委屈得小嘴一扁,欲哭无泪地说:「可我毕竟是你的妈妈,这是铁的

事实呀!」

唐健微微一笑,浑不在意地说道:「那又怎样?这件事除了咱们四个,并没

有任何人知道,所以没什么好担心的。」

李秀兰一怔,随即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唐健继续推销自己的观点:「再说了,我们并没有母子之情啊。就算我们以

前不认识,你现在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说是我的亲生母亲,让我以后把你当成亲

妈相待,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们不可能成为母子,只能做夫妻了。」

想起两个人在床上男欢女爱,是那么癫狂,李秀兰心如鹿撞,暗想自己怎么

还能当他的妈妈?不由得喃喃道:「现在让我把你当儿子,我也做不到……」

「什么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上天这么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唐健侃侃

而谈,「论起男女之情,谁有咱俩这么和谐。血缘关系使得我们更加亲密无间,

爱情加上亲情使我们的感情更加锦上添花。」

这句话打动了李秀兰,她从小生长在农村,又是那个年代的人,本来就有些

迷信,大事「听天由命」。所以唐健这一番谬论倒是说到了她的心坎里,越听越

觉得唐健说的有道理。她的心活络了,不由得握紧了唐健的手。

隔壁,李婷靠在唐铁山的怀里,问道:「你说小健想到了一个办法,是什么?」

「他说既然已经这样了,干脆将错就错……」

「嗯,」李婷点点头,「恐怕也只能如此了。」

「你同意他的想法?」唐铁山有些吃惊,没想到李婷能这么快转过弯来。

「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李婷反问。

「没有,我心里乱得很,一点办法也没有。」唐铁山这两天也一直在思考,

一会儿觉得唐健的提议有道理,一会儿又觉得不妥,思想斗争得很激烈,却没个

结果。

李婷叹了一口气,故意说道:「唉,你都快人到中年了,平时做什么事都很

有魄力,怎么在这件事上还没你儿子有主见?」

一席话激起了唐铁山的豪情壮志,他看着身旁对他一片痴情挺着大肚子的临

产孕妇,态度坚决地说道:「好,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李婷甜甜的一笑:「我不想要你当我的爸爸,我只想让你当我的老公,肚子

里孩子的父亲。」

唐铁山也不再纠结,豪爽地说道:「好,我答应你。」

「那咱俩也干脆领了结婚证吧,这样我心里才踏实。」李婷趁热打铁。

唐铁山略一思索,点头说道:「行。凭我的关系,这件事不难办。」

「吻我。」李婷主动索吻。

唐铁山动情地吻住了李婷的红唇,李婷热烈地回应,两人深情热吻,浓情蜜

意。

唐健打电话叫来了外卖,四个人同桌吃饭,虽然还略有尴尬,但总体来说,

气氛不错。

当晚,唐健和李秀兰睡在主卧,李婷和唐铁山睡在次卧。

唐健脱得光光的钻进了被窝,李秀兰却穿着睡衣,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他钻进

了一个被窝。

唐健憋了两天了,想跟李秀兰做爱。他去脱她的内裤时,李秀兰却还是有心

结,婉拒道:「小健,先别这样,我还没准备好。」

唐健也不愿意勉强她,只好说:「那我搂着你睡觉好吗?」

李秀兰点点头,唐健轻轻地搂住她,两个人静静地躺着,却碾转反侧难以入

睡。

后半夜,唐健睡着了。听着他熟悉的鼾声,李秀兰心里安静下来,她这两天

都没睡好过,现在也确实是困了,终于也慢慢的睡着了。

清晨,李秀兰被一阵熟悉的快感惊醒,习惯性地抱紧了身上的男人。等她的

意识渐渐恢复,睁开眼果然看到唐健正伏在她身上,阴茎深插屄中,熟练地抽送

着。

她刚想张口,唐健就热情地吻住了她的双唇,舌头钻进她的口腔搅动。性的

快感让她迷失,脑海里变得一片空白,情不自禁地呻吟起来。

房子的隔音效果不好,隔壁的一对也被这里的动静吵醒了。李婷被刺激得小

屄热痒难耐、爱液喷涌,她兴冲冲地伸手去摸唐铁山的胯间,发现男人的鸡巴已

经铁硬,急切地说:「我也要。」

唐铁山也被隔壁的母子做爱声音撩拨得情兴如火,却担心地问:「不会伤到

胎儿吗?」

「没事,你从后面来,轻点儿。」李婷调转身子,屁股向后凑到唐铁山胯间,

上面的腿抬起,调整好了姿势和角度,浪声道:「快进来。」

唐铁山用手握住鸡巴向李婷的胯间洞穴挺进,发现那里早已经黏糊糊一片,

阴唇胀卜卜的,屄眼儿翕张,热情地等待他的光临。

大鸡巴顺利入港,李婷舒服地吟哦了一声,屁股轻轻晃动,配合着唐铁山的

抽插。

唐铁山不敢太放肆,但动作还是不由自主地逐渐加快,一时间,搅动淫水的

「噗滋」声,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和床摇晃发出的「吱嘎」声响成一片。

隔壁的唐健听到这边的动静,一边肏着李秀兰,一边在她耳边淫声笑道:

「你听,我爸也在肏婷婷呢。」

李秀兰自然也听到了那边的声音,正心旌摇荡,听到唐健的话,又羞又臊又

觉得莫名的刺激,淫水忽如泉涌,阴道酥麻难当,浪声道:「别管他们,快,使

劲儿。」

「遵命,老婆。」唐健爽快地答应,大力地快速抽插。

两边的声音此起彼伏,各自奏响着欢快的乐章,真是其乐无穷啊。

唐健这边先到达了快乐的高潮,他在李秀兰耳边亲昵地征求意见:「兰儿,

我要射了,你想让我射哪儿?」

「随你,哦……」李秀兰的脑海里完全被性欲占领,哪有心思考虑?

「那我射你屄里了。」

「嗯,好。」

股股精液激射,李秀兰的娇躯不由得痉挛了一下,阴道急剧收缩,呻唤着:

「舒服死了。」

那边的唐铁山也被这边的淫声浪语刺激得到了顶峰,放松精关,把精液喷到

了李婷的阴道深处。

四个人起床后再次见面,各自又多了一份尴尬,李秀兰和李婷母女俩的脸都

红得不行。

李婷拉着李秀兰到卧室里,轻声说道:「我跟他商量好了,以后永远在一起。

所以,我打算今天就回去跟他领证。妈,咱家的户口本在哪儿,你拿给我吧。」

李秀兰看着女儿坚定的眼神,知道女儿主意已定,便不再说什么,到柜子里

取出户口本递给了她。

李婷拿着户口本出来,对唐铁山说道:「咱们回去吧。」

唐铁山点点头,跟着李婷往外走。临出门时,两个人回过头来,看着李秀兰

和唐健,四个人的眼神都很复杂,似乎有一肚子话要说,却谁也不知该说什么。

还是李婷先开了口:「我跟他先回市里,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吧。」

李秀兰点点头,目送他们离开,心里一片茫然。

看到她怅然若失的样子,唐健不以为然,安慰道:「这又不是生离死别,咱

们总归是一家人,随时可以再见面的。」

李秀兰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真是翻江倒海,她定了定神,说道:「你进屋,

我有话跟你说。」

唐健随她走到卧室,两个人坐在床边,李秀兰说道:「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

总要有个结果。我想了想,也许咱俩前世就是夫妻,这辈子错投胎成了母子。你

说得对,既然上天安排咱们走到这一步,我们就该认命。我只问你,你真的愿意

让我做你的妻子,以后永远不后悔?」

唐健欣喜道:「你能想通真是太好了。我对你的感情你还不了解吗?兰儿,

我爱你,今生不渝。」

李秀兰心里还有个疙瘩,不吐不快,她叹息道:「我可是比你大十几岁呢。

女人老得快,你知道吗?再过几年,我就成了黄脸婆了,你还会像今天这样

爱我吗?」

「我就是喜欢年龄比我大的女人,懂事,会疼人。所以你不用担心你的的年

龄,那反而是你的优点。而且,女人每个年龄段都有独特的美,你也不用自卑。

何况,你也知道,我爱你也并不只是因为你漂亮,我爱的是你的人,是你的

性格和气质。」

有人说过「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李秀兰本身也不是很有主见的人,听

了唐健的话,她很感动,也不再纠结了,情意绵绵地说道:「咱们都是合法夫妻

了,我一个弱女子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只希望你记住今天所说的话,一辈

子对我好。」

唐健拍胸脯保证:「你放心。」又故意逗她,「其实我还有点担心你嫌弃我

年龄小,配不上你呢?」

李秀兰心结已经渐渐打开,心情也轻松不少,忍不住笑道:「我是老牛吃嫩

草,占你的便宜了,又怎么会嫌弃你?」她主动握住唐健的手,深情地说道:

「好吧,那我就忘掉自己的另外一个身份,全心全意做你的好妻子。」

唐健情动,忽然抱住李秀兰说道:「兰儿,好妹妹,我现在想肏你。」

李秀兰一声娇笑,挣脱开来说道:「晚上吧,我好好伺候你这个小哥哥。」

当晚,两个人折腾到天亮才睡,恩爱缠绵,重拾往日的欢乐。

第二天下午,李婷打电话给妈妈:「妈,我跟他领证了。肚子里的孩子还有

半个多月就要生了,他给我联系好了医院,随时可以住进去。妈,我一点经验都

没有,又紧张又害怕,你能不能过来陪陪我?」

李秀兰为难地说道:「我去了,小健怎么办?」其实她更担心的是无法面对

唐铁山,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年的怨念已经很淡薄了,但见面还是会有些尴

尬。

李婷却没想那么多,扑哧一笑,打趣道:「你们两口子一刻也不舍得分离啊。

铁山今天要带我回别墅,你和小健也过来吧,这里也是他的家,都是一家人,

怕什么?」

「嗯,那我问问他的意见。」

唐健知道后,满口答应回去,这里毕竟是租来的房子,哪有别墅舒服?李秀

兰现在妊娠反应闻不了油烟味,他们几乎是顿顿吃外卖。想起田嫂做饭的手艺,

有几个拿手菜还真让人吃过难忘。这里的生意也不用天天盯着,有时间过来照管

一下就行,他其实早就想带着李秀兰回去了。

看到唐健那么渴望回家,李秀兰也不忍拂了丈夫的心意,就打电话给女儿,

答应回去。

李婷把喜讯告诉了丈夫,唐铁山也很高兴,父子团聚共享天伦是人生一大美

事,他请人把别墅彻底打扫一遍,然后亲自开车带着李婷到丰水市,把唐健两口

子接到了别墅。

李秀兰母女都是第一次来到唐家的别墅,唐铁山把她俩介绍给田嫂。看到两

对夫妻的年龄差距,田嫂心里纳闷,却很懂事地称呼李婷为「夫人」,称呼李秀

兰为「少奶奶」。自然,唐铁山就是「老爷」,唐健就是「少爷」了。

这种旧社会的称呼让四人觉得既新奇好玩又有点不习惯。唐铁山觉得不妥,

摆摆手刚想说什么,唐健却觉得很受用,劝道:「就是个称呼,她爱怎么叫就怎

么叫吧。」又对田嫂说,「当着外人可别这么叫,省得让人笑话。」

田嫂笑着答应,赶紧去张罗着做饭了。

唐铁山大度地对唐健说:「住哪个房间,你跟秀兰先挑。」

唐健心里却有主意,只是不能跟别人说,他笑道:「两家的房间挨着吧,互

相照顾起来也方便。」其实是在丰水市出租房里那一夜,两边同时做爱的场景让

唐健觉得很刺激。别墅的隔音虽然比较好,但也能听到隔壁的动静。

其他三人难猜得到他这种龌龊的想法,都没提反对意见。唐健特意在二楼挑

了隔墙是非承重墙,墙壁比较薄的两个相邻卧室。

收拾好后,田嫂来叫他们吃饭。四个人下到一楼餐厅,这么多天终于吃到了

家常饭,气氛很快就融洽起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唐健又缠着李秀兰做爱。在这个全新的陌生环境下,尤其

是隔壁是女儿和前夫,李秀兰放不开,不敢大声浪叫。

第二天,唐铁山早早就走了,今天他要参加一场重要的婚礼,是王艳的。

王艳暗恋唐铁山多年未果,终于死心。半年前跟「大唐嘉园」中标设计院工

作沟通时认识了一个设计师,不但是官二代,还是个海归,小伙子虽然五短身材,

其貌不扬,却很有内涵,对王艳狂追不舍,终于抱得美人归。

唐铁山知道后大喜,王艳有了好的归宿,也了却他一桩心事,他送了一份大

礼,表面的理由是嘉奖王艳对公司做出的贡献。

王艳去度蜜月了,唐铁山顿时忙碌起来,有时候几天都不回别墅。这样倒也

好,省得李秀兰跟他在一起时的尴尬。唐健和李婷这对曾经的恋人通过这些天的

相处,关系也融洽起来,大家各自找到了自己的真爱,彼此间也没了怨隙,曾经

的美好时光成了心底甜蜜的回忆。

半个月后,李婷住进了妇产医院,顺产生下了一个儿子。李婷跟唐铁山商量

后给儿子起名叫唐天赐,意思是上天赐给他们这奇特姻缘的果实。

李婷住院期间,李秀兰天天在医院陪护,唐健也经常过去探望。进产房的时

候,唐铁山赶了过来。在医院的走廊座椅上,一家三口焦急地等待,大家都担心

孩子生下来会不会有问题。虽然产前检查一切正常,但毕竟血缘太近,从遗传学

的角度来说,风险还是很大的。

直到母子平安,新生儿一切指标正常,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尤其是李秀兰,

肚子里的孩子是儿子的种,她一直很担心会有问题,女儿生下健康的宝宝,也给

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因为是顺产,加上李婷年轻,恢复得很快,一个星期就出院了。

回到别墅,田嫂见了孩子也很高兴,叫他「小少爷」,大家觉得这个称呼很

恰当。

田嫂走开后,唐健打趣道:「小天赐长大后叫我什么?喊哥哥吗?」

唐铁山倒是没考虑过这个问题,随口说道:「从我这里论,他自然是你的弟

弟。」

「可他妈是我的亲妹妹,该喊我舅舅啊。」

李婷说道:「要是从我妈那里论,喊你姥爷也对啊。只是你这么年轻就当姥

爷,这辈分涨得也太快了。」

四个人想想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觉得这还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别说孩子

了,就是他们四人间的称呼都成了问题。李婷是唐健的亲妹妹,却也是父亲的续

弦,还是他妻子的亲女儿,唐健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了。

李秀兰更尴尬,亲女儿成了自己的婆母,前夫成了公爹,每当想到这事,她

都觉得难以适应。

看到大家都很困扰,唐健说道:「要我说,怎么称呼都可以,咱们四个反正

是一家人,谁也不要太在意。」转过头笑嘻嘻地跟李婷开玩笑,「你说是不是,

小妈?」

李婷被逗乐了,回应道:「乖儿子,我虽然年龄比你小,可你也不能叫小妈,

只能叫妈。」

唐健不以为忤,脆生生地叫道:「妈。」

李婷响亮地答应:「哎!」

一对小儿女在胡闹,唐铁山摇头苦笑,李秀兰脸上却挂不住了,丈夫叫自己

的女儿「妈」,把她置于何地?

李婷看到母亲脸色不好看,赶紧劝慰:「妈,你别多心,咱俩谁喊谁妈都可

以。」

李秀兰哭笑不得,嗔道:「胡说,没大没小。我生你养你,你就得喊我妈。」

李婷坐月子期间,唐铁山天天早出晚归,忙着工作。楼盘开工了,预售情况

很好,资金基本上都回笼了。他又买了块地,在市郊,有五百亩,准备开发一个

环境优雅的高档大社区。

但只要他回到家,见到自己的小儿子,就开心得不得了,抱起来就不舍得撒

手。李秀兰白天照顾女儿管孩子,唐铁山回家就不在女儿房间待着了。即使这样,

跟唐铁山也经常碰面,两人之间已经少了尴尬和隔阂,相处起来逐渐自然了。

唐健隔三差五去丰水市照看一下他和李秀兰的店铺,查查账什么的,也没啥

事可做,就经常和李秀兰泡在李婷的屋里逗小孩子玩。有时候李婷给孩子哺乳也

不避讳他,他也坦然地看着。李婷产子后乳房大了一圈,乳头也膨大不少,乳晕

的颜色也深了。

看到唐健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乳房,李婷取笑他:「瞧你色眯眯的样子,又

不是没见过。」

唐健看她没生气,也顺杆爬,调笑道:「比以前大了不少,摸上去手感肯定

更好了。」

李婷眉毛一挑,逗他:「想摸吗?」

李秀兰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对唐健娇嗔道:「你俩以前怎么样我管不着,可

现在她毕竟是你爸的老婆,你不能这样胡闹。」

「儿子摸妈的奶天经地义,是不是,妈?」话虽这么说,唐健看到李秀兰脸

色不悦,到底没敢真动手。

李婷笑嘻嘻地答应,故意把奶子在唐健面前晃了晃,挑衅地看着唐健。

唐健看到白光耀眼,心痒难耐,等李秀兰起身离开去厨房后,还是伸出了禄

山之爪摸了李婷的奶子两把。

李婷也没当回事,又不是大姑娘了,孩子都生了,对奶子就不怎么在意了。

何况以前跟唐健上过床,现在他又是自己的亲哥哥。

虽然现在各自有了满意的归宿,但李婷内心深处对唐健还是有愧疚之感,毕

竟是她移情别恋抛弃了唐健。所以,唐健摸她奶子的时候,她既不躲闪也不推拒,

任他乱摸一气,嘴里说道:「你可有点眼力劲儿,别让你爸和我妈看到,免得他

们吃醋。」

唐健大喜,看左右无人,想亲一下李婷的脸蛋表示感激,没想到李婷看他不

说话正好转过脸看他,两个人的嘴唇就碰上了。

李婷赶紧闪开,嗔道:「你别得寸进尺啊。」

唐健叫屈:「我不是故意的,本来只想亲你脸一下的。」

李婷想想刚才还真是这么回事,是自己把嘴凑上去的,便哄唐健道:「叫声

妈,我就让你亲下脸。」

唐健吧嗒吧嗒嘴,小少妇的嘴唇温软可人,刚才的无心一吻滋味却很美妙。

他撒娇弄痴道:「亲脸怎么能表达我们母子之间的深厚感情?妈,我还要亲

嘴。」

李婷也觉得好玩,反正以前也亲过,就顺着唐健,说道:「那……只许你亲

一下嘴唇,你可别把舌头伸进来。」

唐健忙不迭答应:「好。」说着便凑过来张嘴含住李婷的嘴唇呜咂起来。李

婷嘬着嘴唇,用胳膊推他,挣脱后说道:「好了,亲一下就行了。」

正在混闹,李秀兰进来看到了,说道:「你俩干嘛呢?」

唐健赶紧正襟危坐,尴尬地说道:「没事,我跟婷婷闹着玩呢。」

晚上睡觉的时候,唐健看李秀兰对他爱答不理的,问道:「今天的事,你吃

婷婷的醋了?你放心,我就是年纪轻,喜欢胡闹,不会真怎么样的,我的心里只

有你。」

「我没吃醋。你俩上过床,睡过整宿,婷婷都告诉过我。」李秀兰叹了口气,

说道,「看你们俩关系处得这么好,我心里其实挺高兴的。可是我跟你爸总是觉

得别扭。」

「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记恨他啊?」

「也不是,当年的事也不能全怪他,这都是命。」

「那你就不要多想,就把他当成一个长辈,不卑不亢不就行了?」

「毕竟曾经是夫妻,我还给他生过两个孩子……」李秀兰一脸尴尬。

唐健不以为然:「那有什么?我跟婷婷还曾经是恋人,做过爱,我们现在不

是处得挺好嘛!关键是看你怎么想、怎么做了。」

「还是你们年轻人思想开放,脑瓜转得快。」

「对了,我爸当年跟你在床上厉害不,跟我比咋样?」唐健一脸好奇。

「啊?」李秀兰没想到他会问这种事,窘得不行,「这种事我咋说得出口?」

「没事儿,我又不吃醋,再说你们要不做爱,这世上还没我哩。好老婆,你

就说说吧,我想听。」

拗不过丈夫死皮赖脸的纠缠,李秀兰只好说道:「他的比你的粗,没你的长。

塞得满满的,可总觉得够不到底,不像你能插那么深。」

「婷婷的阴道短,倒是跟我爸正合适。别的呢,每次做多长时间,几天做一

回?」

「哎呀,你怎么总打听这个?」看丈夫不依不饶,李秀兰只好继续说道,

「他那时候比你现在还年轻,可每次还没你时间长。那时候他在县城上班,每次

回家都像饿死鬼投胎似的要个没够。有时候整夜不睡,弄五六次,第二天看婆婆

就脸色不好。好像是我多淫荡,不爱惜她儿子身体似的。」

唐健忽然神秘兮兮地跟李秀兰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奶奶非要把你俩搅和

散吗?不是你哪儿做的不好,是她有私心。把你撵走后,她就勾引我爸,把我爸

弄上手了。他们经常做爱,我都知道。」

「啊!还有这事?」李秀兰吃惊不已,一脸愤懑,「那你爸也不是什么好东

西。」

「这你就冤枉他了,我爸不是心甘情愿的,但是母命难违,他又孝顺,我奶

奶总缠着他,他除了尽量躲之外也没别的办法。」看李秀兰脸色和缓,唐健调笑

道,「你说我爸不是好东西就是因为他上了他妈的床?那咱俩不也是这种关系吗?」

李秀兰气乐了,嗔道:「你还知道我是你妈啊,我自己都快忘了……你不要

瞎说,咱们跟他俩可不一样,咱们也不是故意的。」

「要是故意的是不是更刺激?世上有几个能肏到自己的亲妈?一想到这里,

我就觉得自己这辈子不白活。」

「你呀,真够下流的,不但肏了,还把亲妈娶回家了。」

「妈,我想肏你。」

这是唐健第一次叫李秀兰「妈」,李秀兰身子一颤,心里浮现一种奇特的感

觉,那是一种无比的禁忌和刺激,不由得私处有了反应,淫水呼的涌出,嘴里还

强硬着,「别叫我妈,婷婷才是你妈。」

「那我更厉害,两个妈我都肏了。」

「你就喜欢肏你妈!」李秀兰心里痒得不行,忍不住呻唤,「肏吧,好儿子,

妈让你肏. 」

(第七章完,待续)

决战轩辕无限内购版

精灵契约破解版

炮炮兵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