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码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孝子的因果报应-(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7:49:33 阅读: 来源:密码锁厂家

乡村的夜晚总是静谧的,人们也早都习惯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家家户户几乎都是天刚擦黑就都熄灯躺下了,偶尔传来几声狗吠也很快就会恢复平静。而往往这种时候就是那些坏人出动的最佳时机,平日里见不得光的勾当也在此刻开始上演。

“说,今个你和大海他们家媳妇说啥了?今个你说不明白我就打死你!”

此刻的大柱手里拎着一把笤帚嘎达,正气势汹汹的对他已经上了年纪的老母亲问话,而老母亲现在正在厨房的柴垛上趴着,一口一口倒着本身就喘不太匀的气。

“说话,你他妈是不是哑巴了?啊?你个老不死的,拖累我不说,还四处说我打你,让你到处说,我让你到处说。”

大柱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将笤帚狠狠的朝着趴在柴垛上的老人打去,趴在柴垛上的老人做梦也想不到,仅仅是因为和邻居的一次闲聊,却又为自己招惹了一场无妄之灾。

“柱儿啊,妈真没和她说啥,我们就是聊聊家常,妈也没和他们说过你打我。”

眼含泪花的老人费力的说出这一句话,怕大柱不信,又加了一句“是真的!”

大柱斜眼瞅了一眼老人毫不在乎的笑到“哼~我不管你说没说什么,我告诉你,只要以后我再在外人嘴里听到一句关于我不好的话,肯定就是从你嘴里传出来的,回来看我不收拾死你。”说着,大柱把笤帚嘎达扔在了地上,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妈没事吧,你说说你,妈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还打她干啥。”大柱的媳妇金凤坐在炕上唯唯诺诺的说到。

大柱听了瞪了一眼金凤“怎么着?你皮子也痒了是吗?我怎么着你管的着吗?这是我家的事,死开,别碍着我睡觉。”

大柱一把把媳妇推开,躺在了炕上,没多久就打起了呼噜,金凤看见大柱睡着了才敢下地去看大柱母亲,金凤到了婆婆的屋里时,老人正在偷偷的抹眼泪。

看见儿媳妇进屋,急忙擦了擦眼泪,勉强的扯了一个笑容说到“凤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啊?”

金凤叹了口气垂下了头,却恰巧看见了婆婆露出的胳膊上的淤青,不免得落下了眼泪“妈,是儿媳妇不孝,知道大柱那样对您却也不敢出来拦着,说到底,您现在所受到的苦也都是因为我,当初若不是我执意要嫁给大柱,您也不会来我家提亲,大柱和翠苹也不会被迫分开,再加上我也不争气,都嫁过来十几年了,也没给大柱生个一男半女,因为这事,大柱也没少被人嘲笑。”

金凤一边说一边落泪,婆婆心中又痛又暖,痛的是儿子如此不孝,对自己大打出手,暖的是儿媳妇对自己的这份孝心,老太太想出口安慰儿媳却也不晓得该怎么安慰,要是早让她看到了孙子,她也许早都自尽了吧。

老人早被大柱伤透了心,所剩下的也只有心寒,心中唯一的心愿就是想着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孙子的出生,可惜命运弄人,儿媳就是怀不上孩子,而小两口因为这事也没少打架,她也因为这事没少挨大柱的埋怨。

叹了口气,老太太开口“没事凤儿,这事不怪你。”

金凤看了眼婆婆,知道老人是在安慰自己,哪个老人不想抱孙子?

“妈,你也别多想了,等会儿早点休息吧。”

金凤一边说着一边坐到了婆婆的身边,用药酒给婆婆淤青的地方都揉了下,放下消炎药,金凤回到了自己的屋中。

随着“啪”的一声关灯的声音,屋子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大柱娘坐在黑暗之中慢慢的回忆起了往事。

大柱小时大柱的父亲去世,大柱娘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大柱拉扯大,到了该上学的年纪时,因为淘气而把双手割伤,大柱娘东挪西凑借了点钱,将大柱送到医院,好不容易出院重返校园,谁知大柱根本就不学,因为老师的经常训斥,大柱辍学回家。

等到大柱满了十八岁,又一门心思的想外出打工,大柱娘拦都没有拦住,在外打工的那几年,大柱不仅没往回拿过钱,还不停的让母亲给他汇钱。等到大柱在外疯够了回家时却也过了该结婚的年龄,值得欣慰的是,大柱虽然没挣到钱,却领了个媳妇回来,就是现在的金凤。

谁知回家不到几天,大柱就和邻村的翠苹又搭跟上了,死活要踹了金凤,金凤大老远的和他回来,他却不要金凤了,这老太太怎么能同意,一气之下,老太太去了远方金凤的娘家,提了亲。

就这样,大柱在不情不愿的情况下娶了金凤,从那以后,儿子总是有事没事的找自己麻烦,一开始只是指桑骂槐的骂自己,后来就升级到直接骂自己,什么难听骂什么,而最近这几年更是过分,动不动就伸手打自己。

老太太越想越伤心,越想越心寒,越想,也越觉得心里憋屈,于是趁着茫茫夜色,老人走出了自己的小屋。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就有人来到大柱的家里来寻找大柱,听到呼喊,先起来的是大柱媳妇,金凤穿好衣服走出门外,看见同村的立志正在自己家的后窗户那喊大柱呢,看样子还挺着急的。

“立志哥,怎么了?是出啥事了吗?”

立志听到声音转头一看,是金凤,着急忙慌的走到金凤面前,开口问到,“大柱呢?他咋不出来啊?”

金凤看了立志一眼,为难的说到“大柱身体不舒服,还没起来呢!”

虽是这么说,但是大柱好吃懒做在村里可是出了名的了,谁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不过都不说透罢了,立志气的一跺脚。

“你快点进屋喊他起来吧,你家老太太出事了,睡睡睡,成天就知道睡!”

金凤听后急忙转身进屋,看着金凤从自己的眼线中消失,立志才把憋在自己心里的话说出来“哼,就这样的,还不如赶紧死了呢!”

“大柱,大柱啊,你快醒醒,咱妈出事了。”

大柱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人在摇自己,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睛,抬头一看,是自己那不争气的媳妇,瞬间火气就大了起来“一大清早的你喊什么?连睡觉都不让我睡消停了,你个败家娘们今个看我不打死你。”

大柱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裤子上的皮带拿到了手中,扬手刚要打立志就跑屋来了。

“我说你这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呢?能快点不啊.......”

大柱看到来人随即一愣,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皮带,心里虽是不乐意但还是扯出一丝笑容“立志哥,你怎么来了?”

立志看见大柱这样心里火气更旺,却也强压怒火说到“你赶紧着把衣服穿好,你家老太太出事了,快点啊,我在外面等你!”

大柱听后先是一愣,随即装出一脸悲伤的样子,不紧不慢的把衣服穿好后出门往老太太那赶去!

“哼,出事,死了才好,死了还省的我养活了呢!”大柱边走边没良心的想到。

果然一切都如大柱所愿,在大柱爹的坟前,老太太的尸体早已凉透,身边还放着没有喝完的农药,老太太虽是死了,可是眼睛却还睁着,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家的方向。

老太太的葬礼很是简洁,村里人多但是去吊丧的人却是很少,有几个去的也是看在金凤的面子上才去的,“本以为老太太死能接两个礼钱,这可倒好,都没几个人来。”大柱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

大柱娘死的冤枉,村里人都说,大柱娘是长寿的人,老太太人还那么好,不应该死的这么早,怕就怕大柱娘死后不会消停了,果不其然!在大柱娘死后三天,就发生了接二连三的怪事。

这天,大柱像往常一样,晚上洗完澡回屋睡觉,在路过镜子时不经意的一瞥,可是吓了大柱一跳,因为他清楚的看见在他的后方,一个佝偻着的身影正在一步一步紧跟着他。

大柱虽是心中恐惧,但也是安慰着自己,“没事没事,一定是自己看错了,老太太刚死哪么几天啊,这怎么可能呢!”

大柱慢慢的向后退去,再向镜中看去,哪还有什么老太太的身影,只见镜子中的自己额角已经冒出了细细麻麻的汗。大柱自嘲的笑了笑,转身进屋了。

12下一页

---- 作者寄语:越写越懵,哈哈,还望高手指点

隧道基坑砂浆锚杆液压锚杆钻机

套臂式钩臂垃圾车乐山3方垃圾车厂家

东风华神12方工地洒水车分类

廊坊市定做13米半挂饲料运输车厂家

厚帘竹胶板梅州市工地木方批发

木地板进口清关福州木地板进口报关操作流程

冰淇淋冷藏保鲜车专卖批发

衡阳市耒阳市做商业计划书的公司

10米水泥电线杆电线杆厂家欢迎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