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码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九篇鬼故事之洋娃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6:30 阅读: 来源:密码锁厂家

这是个不太大的房间,房间里的架子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玩具,而这些玩具中,种类和数量最多的是娃娃。

在屋子的最中央的位置,放着个半米多高的盒子,盒子里是一个很精致的娃娃,大概有半个手臂的高度,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挽了个髻,身着白色的纱裙,脚上是一双浅色的高跟鞋。

娃娃的表皮摸上去很是细腻,竟有几分真人皮肤的触感,不知具体是什么材质。粉嘟嘟的小脸上两只亮亮的大眼睛看上去非常清澈,有神,仿佛带着笑意。

看得出来,屋子的主人应该很喜欢这个娃娃,把它放在屋子最中间最显眼的位置。

“吱嘎。。。”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走了进来,径直朝着屋子中央的娃娃而去。

她坐在地上,把娃娃抱在怀里,轻轻的拍打着娃娃的胸口,嘴里轻声哼唱着什么。

“雅薇,雅薇!”一个女声由远而近,接着,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走了近来。

被叫做雅薇的小女孩微微抬头,冲着进来的女人甜甜一笑,道:“妈妈,雅薇在哄娃娃睡觉哦。”

女人蹲下身子,把雅薇拉了起来,道:“雅薇,太晚了,娃娃都有要睡觉了,雅薇是不是也该回房间睡觉了?”

“妈妈,我再玩一会儿,就一会儿,好吗?”雅薇把娃娃抱的紧了些,瞪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她的妈妈。

“雅薇,天都黑了,明天再玩好不好?来,妈妈抱你上楼。”女人伸手将雅薇手中的娃娃拿下,随手扔在一旁,接着抱起雅薇,起身走出门去。

雅薇趴在妈妈的肩头,眼睛看着那个被丢在地上的娃娃,直到被关上的门隔绝了视线。

“张嫂,张嫂!”清晨,天还未大亮,充满不悦的声音从楼上传了出来。

“来了,太太!”正在客厅收拾卫生的张嫂听到喊声,赶忙放下手中的活计,一溜小跑的朝楼上跑去。

张嫂大概三十多岁的样子,她是这里的保姆,是个老实巴交的下岗妇人。她每天早早的来到这里,一直到主人家吃过晚饭,她洗刷收拾完碗筷才能回家。

这家女主人名叫夏薇怡,是个很有钱的女人,只是,她的脾气不是很好。

男主人?好像没有,至少,张嫂从没见过,也从没打听过,她不是个多事的人,不喜欢打听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张嫂进屋的时候,夏薇怡正抱着手臂站在门口,面朝屋里,脸上不太高兴的样子。床上坐着撅着小嘴抽抽搭搭的雅薇,写满委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她的妈妈。

那个精致的娃娃靠着床边坐着,两只亮亮的大眼睛带着笑意,面朝众人。

“雅薇,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说谎!妈妈再问你一次,你什么时候又把娃娃拿进屋子的?”夏薇怡的眉头紧紧蹙起,指着地上的娃娃道。

“雅薇没有说谎,是她自己进来的,每天晚上她都会陪雅薇说话,还哄雅薇睡觉。。。”雅薇抽抽搭搭的道。

“雅薇!”夏薇怡挥手打断了雅薇,道:“张嫂,把所有的娃娃送到隔间,锁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不能打开!”

“好的,太太。”张嫂进屋抱起地上的娃娃,转身往门外走去。就在她走出门外的一刹那,忽然隐隐约约的发现从娃娃的眼中闪过一抹阴翳,令她心脏猛地一紧,不自觉的有些发毛。

这一瞬间,张嫂心头竟忽然升起一个荒诞的想法,这个娃娃,不会真的是活的吧!她努力压抑住心里的不安,把娃娃丢进楼下那个黑乎乎的隔间,把门锁上。

楼上屋子里传来夏薇怡的声音:“雅薇,小孩子不可以说谎,听到了吗?”

夏薇怡带着雅薇去幼儿园了,屋子里只剩下收拾卫生的张嫂。

张嫂是个很细心的人,她每天都会把屋子收拾的井井有条,每天的饭菜更是变着花样做,即使这样,还是经常受到夏薇怡的指责。

夏薇怡在这一片地方还是有些名气的,不过不是什么好的名声。年轻时的她傍上了个大款,被人家包养着。那大款对她还算不错,除了名分,几乎是她要什么都会给,包括现在住的这栋房子,说白了,她就是个小三。

夏薇怡之前有个男朋友,是个普通的公司小职员。

那个时候,夏薇怡被大款看上的时候,还怀着前男朋友的孩子。若不是被包养,她可能就奉子成婚了。那个时候,前男友甚至已经为孩子起好了名字,若是男孩,就叫飞翎,女孩就叫伊晗。可是,为了被包养,她不得不狠心打掉孩子,与他断了联系。

呵,就要大富大贵了,岂能因为一个穷小子和一个没出世的孩子断了日后的好日子?

那个大款的原配是个不能生养的女人,就因为这个,她受尽了冷落。丈夫在外面找小三,她都知道,却是只能忍气吞声。她知道,现在的她还是正房太太,一旦她把丈夫找小三的事情公开,那她就什么都没了。

张嫂收拾完楼上卧室,来到楼下正准备收拾客厅,却忽然听到一声细小却清脆的声音,就像一根细细的,坚硬的东西敲击在地面上的声音。

张嫂眉头一皱,随即,心头笼上了一丝不安,夏薇怡和雅薇都不在家,这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刚才的声音好像是从隔间那里传出来的,那里的门还上着锁,里面。。。应该不会有人吧。

“嗒!”又是一声脆响,声音比先前大了许多,切切实实的从隔间里传来。

张嫂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离隔间远了些,眼睛却仅仅盯着那扇锁着的门,心里不自觉地打起鼓来,那里面到底。。。有什么?

“嗒,嗒,嗒。。。”声音渐渐的连贯了起来,听起来,就像是谁穿着高跟鞋在隔间里面走动。

“谁,谁在里面?”张嫂颤着声问道。

“嘻嘻。。。!脚步声戛然而止,随即却传出一阵孩童嬉笑声,只是,这嬉笑声听着虽然清脆,却像是带着些让人不舒服的味道,有点阴气森森的感觉,让张嫂不自觉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隔间里都是一些平日里很少用着的东西,还有,就是今天扔进去的那个娃娃。

娃娃?张嫂心头突然猛的一缩,她忽然想起早上那娃娃眼中闪过的阴翳,还有,那个娃娃的脚上,好像就是一双高跟鞋,难道,那个娃娃真的是。。。活的么?

这个怪异的想法让张嫂心头再次猛的一颤,她赶紧试图制住心头的胡思乱想,却怎么也制止不了,那个念头,仿佛生了根一般,深深的扎在她的心底,令她的心脏一再缩紧,身体也不自觉的微微颤栗起来。

“砰,砰砰!”隔间的门,忽然被猛烈的敲响了起来,伴随着阵阵清脆却鬼气森森的童声:“快开门,放我出去,这里好黑,我好怕。。。雅薇妹妹,妈妈,你们在哪儿呀?你们不要伊晗了吗?”

“啊。。。!”张嫂惊叫一声,随即赶紧捂住嘴巴,此时的她面色煞白,额上的冷汗如小蛇般蜿蜒而下,瞪大双眼,紧盯着那被从里面被拍的砰砰作响的门,心中早已惊骇不已,那个娃娃,肯定是那个娃娃,她是活的,她真的是活的!

张嫂已经恐惧的不能自已,她紧盯着隔间的门,想要离开,腿脚却软的厉害,使不上半点力气。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被活活吓死的时候,门铃声很突兀的响了起来。

几乎在门铃响起的同时,隔间的门突然安静了下来,脚步声,敲门声。还有那鬼气森森的孩童声,都在这一刹那消失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张嫂赶紧过去打开了门,这时才发现,天不知何时已经阴了下来,乌云重重的压在头顶,沉闷的有些让人喘不上气来。

门外站了个打扮怪异的男人,说是怪异,这大夏天的,他竟然穿了一身看起来疙疙瘩瘩的棉衣,手里拿着根手杖,目光炯炯的看着张嫂身后的客厅,或者说正盯着那隔间的门。

“你找谁?”张嫂上下打量了下这怪异的家伙,问道。

“你这屋子,闹鬼吧!”怪人直接开门见山的道。

“瞎说什么!”张嫂面色不悦的盯着他,心里却是打起了鼓,若是以前有人这么问,她肯定是直接把他轰走,可自己刚才。。。她不自觉的回头看了看那已经安静的隔间的门,总觉得里面有双阴翳的眼睛,透过门板紧紧注视着自己,或者是外面这个怪人。

怪人裂开嘴角一笑,道:“我瞎说?我若是瞎说,那你在害怕什么?”

“我哪里怕了。。。”张嫂的声音有些没底气。

“这样吧,我进去看看,怎么样?”怪人拿着手杖指着隔间的门道:“就看看那里面,放心,不会弄脏你家的。”

“还是不要了吧。”张嫂心道,这家伙来历不明,谁知道是干什么的,万一把他放进屋子,他又不是什么好东西,随手顺走个什么东西,以夏薇怡的脾气,还不得直接炒了自己?

“哦,那这样吧,这手杖送给你,你睡觉的时候放在床头就行。”怪人把手杖递了过来,道:“桃木做的,能避邪的。”

“这。。。”张嫂有些犹豫的接过手杖,正寻思着给人家多少钱,一抬头却发现那怪人不见了,若不是手中还拿着手杖,张嫂一定会以为自己是在白日做梦了。

就在这时,夏薇怡带着雅薇远远的走了过来。

夏薇怡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她手中提着几个购物袋,里面鼓鼓囊囊装满了东西。

张嫂赶忙上前接过购物袋,跟着她们进了屋子。

雅薇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张嫂手中的手杖,脆生生的道:“张阿姨,你拿着拐棍干什么呀?”

张嫂不知怎么说,一时间竟被问住了,她总不能直接说你家闹鬼,人家给我避邪的吧!

夏薇怡回头看了看张嫂手中的手杖,嘴角一撇,倒也没说什么。那根手杖看起来粗制滥造的,她根本看不上眼,她自然不会去注意。她看了看窗外阴沉沉的天,道:“张嫂,今天你就先回去吧,我们带了晚饭回来。”

“好的,太太。”张嫂巴不得早早离开,想起下午那隔间里吓人的声音,张嫂不自觉的浑身一颤,太}人了。

张嫂有些犹豫的拿起手杖,小声道:“太太,这手杖今天放在这吧,桃木的,能避邪的。。。”

“拿走拿走!这么难看的手杖!”夏薇怡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道:“你再不走就下雨了,挨淋我可不管,明天还得照常来的。”

“呃,那我走了,太太。”说着,张嫂打开了门,刚要出去时,突然心跳一阵加速,她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只觉得一道阴冷的眼神慢慢隐入隔间的木门中,伴随着耳边一声孩童鬼气森森的嬉笑:“嘻嘻!”

张嫂头皮一阵发紧,赶紧走了出去。门关上后,张嫂的心仍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她低头想了想,然后有些犹豫的把手杖放在门口,神色复杂的看了看头顶滚滚的乌云,转身离开了此地。

张嫂的身影刚刚消失,先前的那个怪人从墙角慢慢走了出来,他抬头看了看头顶的犹如锅底般的天空,摇头叹道:“冤孽,既无福泽,何必造此因果,你真的想万劫不复么?”

夏薇怡和雅薇早早的吃了晚饭,坐在客厅想要看会电视。

突然,一道电光亮起,雷声滚滚而过,紧接着整个屋子的灯一阵闪烁,熄灭了,整个屋子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夏薇怡把雅薇抱到她的房间,放到床上,轻轻拍打着,直到雅薇的呼吸变得均匀,看似睡着了,这才起身,想要回自己的房间。

夏薇怡刚转过身,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妈妈,我可以和伊晗姐姐一起睡吗?”夏薇怡心头猛的一颤,那个名字,雅薇怎么可能知道那个名字,伊晗!

夏薇怡慢慢转过身,床上的雅薇闭着眼睛,仿佛睡的很熟,没有一丝异样。她颤着手轻轻的拍了拍雅薇,忽然感觉后背一阵发冷,不由得猛的打了几个寒颤。

一股寒意从夏薇怡的后背沿着脊梁骨直往头顶爬了上去,连带着肩膀都有些簌簌的发麻,她猛一回头,除了一片深沉的黑色,她什么都看不见。

“咔,咔,咔。。。”不知哪里传来清脆的高跟鞋脚步声,在这空旷寂静且一片漆黑的屋子里听起来格外刺耳。

夏薇怡赶忙侧耳听去,声音好像是楼下传来的,她脱掉脚上的拖鞋,慢慢的朝楼下走去。

这时,那声音却突然消失了,夏薇怡还没反应过来,紧接着传来另一个声音:“砰,砰砰!”

“谁,谁在那儿?”夏薇怡沉不住气了,颤着声音喊道,颤巍巍的声音在黑暗空旷的屋子里回荡,那敲门声却也是忽然停了下来,整个屋子再次陷入寂静之中。

“妈妈,这里好黑,伊晗好怕。。。”一个鬼气森森的童声弱弱的传了过来,声音微微发颤,让人听起来感觉可怖的同时,又有几分于心不忍。

而夏薇怡听到这声音时,却感觉周身毛孔猛的一紧,寒毛更是直愣愣的竖了起来,此时的她,浑身如筛糠般抖索不已。

伊晗,伊晗!那个被自己打掉的孩子,伊晗,她来找我了么!?

“吱嘎。。。”门被打开的声音,紧接着,先前那高跟鞋声再次响起,直奔着夏薇怡而来。

“妈妈,妈妈,你在哪儿,伊晗怎么看不到你。。。”声音慢慢靠近,夏薇怡的心脏却一再抽紧,她已被吓得不能自已,几乎没有了力气,只得软软的跌坐在楼梯上,徒劳的瞪着双眼看着眼前的黑暗。

一只柔软却冰凉的小手忽然搭在她裸露的小腿上,夏薇怡只觉得心头再次狠狠一颤,一股异样的冰冷恐惧的感觉随着小手触碰的地方向上蔓延,所过之处,仿佛血液都变的冰冷,令她抖的更厉害了。慢慢的,一张精致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妈妈,我终于找到你了!”

“啊。。。!”夏薇怡大叫一声,猛的推开那张精致的脸。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张脸,那张精致的脸,分明就是被扔进隔间的那个娃娃!

“呜呜呜。。。。妈妈,你不要我了么,我是伊晗,我是你的女儿伊晗啊。。。”那张精致的脸再次凑了上来,亮亮的大眼睛里满是悲戚,泪流满面。

“不,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夏薇怡紧紧闭上眼睛,双手在面前胡乱的摆动着。

“唉!够了!她已经得到教训,何必非要置她于死地?”

门,忽然无声无息的开了,那个怪人右手持手杖,一步一步的朝着夏薇怡走来。

“不,没有,还远远不够,是她害死我的,她是一个母亲,却亲手害死还没出生的孩子,这冲天的怨气,要我如何能够甘心!我要她来陪我,来陪我,这是她欠我的,欠我的!”娃娃那精致的脸忽然变的狰狞,接着红光一闪,那娃娃的整个身体突然变得好似刚从血池中捞出来一般。

令人欲呕的血腥气登时让怪人眉头一皱,紧接着,他伸出手杖指着血娃娃道:“真要执迷不悟么?我本念你可怜,想要超度与你,你若在闹下去,少不得要将你打的魂飞魄散了。”

“呜呜呜。。。我不甘心,不甘心!妈妈,来吧,伊晗再也不要和妈妈分开了!”血色一闪,那娃娃张开双臂朝早已被吓傻的夏薇怡飞去。

“孽障!”一声怒喝,一阵风声响起,白影闪过,紧接着一声凄厉的孩童惨叫声响彻整个屋子。

夏薇怡浑身一颤,心头闪过一丝不忍的情绪,她转头看着那被怪人的手杖打落一旁的血娃娃,翕动着嘴唇,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血娃娃再次晃晃悠悠的飘了起来,刚张开双臂,却听得那怪人怒喝一声,道:“找死!”

呼呼风声再次响起,那血娃娃已然闭上眼睛,只是迎着手杖而去。

“啪!”一声脆响。

“嗯!”一声痛呼。

伊晗只觉得自己被一双温暖的手臂紧紧环入怀中,随即,那抱着自己的身躯猛地一震,将自己抱的又紧了些,而预料中的痛楚却迟迟未曾到临。

“伊晗,妈妈。。。错了!”一滴温热的泪滴在伊晗的额头,她慢慢睁开眼睛,自己正被妈妈抱在怀中,身后,那手持手杖的怪人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们。

“妈妈,你,终于肯要伊晗了么?”伊晗身上的血慢慢淡去,又化作那个精致的娃娃,她紧紧抱住妈妈的手臂,泪如泉涌。

“伊晗,你等着妈妈,等妹妹长大,妈妈就去陪你!”夏薇怡紧紧拥着娃娃,泣不成声。

“她等不了了。”那怪人忽然插口道。

“为什么?”夏薇怡抬起头,泪眼婆娑的问道。

怪人摇了摇头,道:“她能化身为鬼,全靠一口怨气,如今,那怨气被你感化,已经消散,怨气一散,她自然也会跟着消散。”

“不,不!怎么会这样!”

“没事的,妈妈,至少你肯要伊晗了。。。”伊晗伸手擦了擦夏薇怡脸上的泪水,强笑道。

“其实还有别的办法的。。。”怪人挠了挠头道,“那小鬼,你赶紧附到这手杖上。”说着,不等伊晗表态,便一伸手,从娃娃中飞出一道小小的身影,没入手杖之中。

夏薇怡眼睁睁的看着那小小的身影飞入手杖之中,紧接着,怀中娃娃的手陡然落了下去,心中一急,不由得朝那怪人扑了过去,口中凄喊道:“伊晗,还我伊晗!”

“别急,别急!我这是帮她!”怪人一面手忙脚乱的躲着状若疯狂的夏薇怡,一面往门外跑去。

跑出门口,怪人把那手杖往院子里一扔,那手杖便稳稳的扎在院子的土中,继而,那手杖如同被撒了催化剂一般迅速的长出枝桠,叶子,最后,绽满了一树桃花。

等夏薇怡追出来的时候,那桃树下,一个小女孩正笑吟吟的看着她,而那怪人,却不知哪儿去了。

“伊晗。。。”夏薇怡慢慢走过去,将那小女孩紧紧涌入怀中。虽然从没见过伊晗的真面目,夏薇怡的心里却知道,这就是她。

天亮了,张嫂来到这里的时候,夏薇怡正坐在台阶上,看着那一树桃花。桃树下,雅薇抱着那个精致的娃娃,一脸高兴的表情。

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株桃树?张嫂只是歪头看了看,却根本没有理会,她不是个多事的人,不会去打听那些与自己无关的事。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