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密码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乡镇无证煤矿频发事故0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20:27:37 阅读: 来源:密码锁厂家

乡镇无证煤矿频发事故

近日接到群众举报反映河南省陕县安监部门和煤炭管理部门对小煤矿监管不力,纵容无证小煤矿开采,瞒报小煤矿伤亡事故。记者接报后在陕县调查后发现,在刚刚过去的七月份,陕县就瞒报小煤矿死亡事故两起

死亡事故均发生在无证小煤矿

8月1日,记者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来到陕县峡石乡三教地村一废弃小煤矿。据群众介绍,三教地村的这个小煤矿原来就在河南省整顿小煤矿时停产了,临县渑池县人杜某承包了该矿,此后一直在乡政府的默许下非法生产。7月2日,井下发生火灾,正在作业的三教地村上原组村民胡二丑被烧死,三教地村中北组村民袁晓娃被烧成重伤,目前,死者的赔偿还没有到位。

知情人还向记者介绍了7月24日柴洼乡柿树村煤矿无证开采井下电死一人。死者为卢氏县五里川镇马耳砦人,30岁,至今还没有赔偿。其妻子刘张琴带领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在县乡政府还多次反映情况索要死亡赔偿金。据了解,柿树村煤矿的6个股东吓跑了三个,只剩下张耀军、张柏原和张超峰3个股东。

县乡干部对矿难满不在乎

8月2日上午,记者来到陕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希望能够采访相关部门,了解事故的进展情况。政府办一位工作人员不耐烦的以所有媒体记者在陕县采访必须经过县宣传部的统一安排,并态度蛮横的护住通讯录,拒绝联系相关人员。而陕县外宣办的刘主任在电话中明确表示,不欢迎记者在陕县搞任何报道。就挂断了电话。

下午,记者径直来到陕县煤炭局,办公室称段局长不在,电话中段局长言语含糊不清的说:“我没有听说过这些事故,他们也没有向我汇报,你去安监部门。”当记者善意的提醒他煤炭局属于煤炭主管部门,只是想了解这两个矿煤炭生产许可证的发证情况时,段不耐烦的说,我不管理煤矿,他们有没有证件你清楚,我见的记者多了,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陕县部分干部为何拒绝记者的采访?难道他们真的认为国家明令取缔的黑煤矿上死几个人人不算什么吗?不值得大惊小怪,还是另有原因?

8月3日上午,记者在峡石乡土地所见到了分管企业的峡石乡副乡长王长旺。

王乡长并不回避“7.2”三教地村煤矿的伤亡事故。他说,该事故乡里是7月12日才知道的,当时井下发生了火灾,可能是瓦斯浓度不够,没有爆炸。当时两名伤者随即送到洛阳某医院抢救。由于救护不当等原因,轻伤者胡某当日死亡,重伤者反而没有死亡。

当天,杜矿长就把死亡赔偿金交给了死者家属,并签定了赔偿协议。赔偿总金额是12.4万元还是12万元不太清楚,目前总共赔偿了6.4万元,余额将在年底分批付清。

当记者问此事故是否已经上报河南省和三门峡市上级安监部门时,王乡长轻描淡写的说,我已经给安监局的局长打过电话了,至于上级部门是否知道就不清楚了。对于事故的处理情况,王表示只能督促杜矿长尽量按照协议把死者赔偿金足额给死者家属,其他就没有什么了。

当日下午,记者又来到另一事故煤矿所在地柴洼乡政府。正直该县公安部门检查爆炸物品使用情况,该乡一位副乡长厉声问记者到底要采访什么,并认真的检查了记者的相关证件。

柴洼乡企业办候主任知道记者的来意后,支支吾吾说该矿已经停产了,即没有否认事故也没有肯定事故,一会就借口接个电话溜走了。

记者在柴洼乡政府办等了侯半个多小时仍然见不到侯,乡政府一工作人员就催促记者赶快离开,并称找不到候主任,天已经下雨,下大了就走不下山了,比较危险。

有多少矿难还在隐瞒?

陕县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这里开矿很方便,陕县出产煤炭的那几个乡都比较偏远,乡领导很支持,还有一些干部有股份。很多煤矿都是河南省正在整顿停产的小煤矿,由于利益的存在,原来关停的小煤矿也开始死灰复燃了,地方上根本就不管,上级检查了就走个形式。小煤矿就是出了死人事故,乡干部一协调,矿上私下解决了,原来死个人就四、五万元,现在国家规定的比较多,死亡补偿也就高点,十几万吧!临近的渑池县也有很多小煤矿在无证违法生产,有些还和义马煤业集团抢资源,整个三门峡市有煤炭资源的县都存在着小煤矿违法生产现象,瞒报矿难也就成了必然了。

煤矿事故频发,恐怕不仅仅是监管者责任心不够的问题。试想,如果有关领导和监管部门已经与矿主拴在同一根利益链上了,还能指望他们履行监管责任吗?

对于河南省陕县瞒报小煤矿伤亡事故一事,本报将进行跟踪报道。

美女性感照

美腿玉足

美乳人体

性感女生

相关阅读